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鬼

我……我说论坛体我会更的你……你们信吗_(:з」∠)_

突如其来就是一发脑洞停都停不下来。




六代目火影刚刚上任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忙的。

他生活规律,作息正常,偶尔在休息日的时候还能看看小说摸摸鱼,好不惬意。

没那么忙的火影,每天都会去慰灵碑。

“带土,”火影轻轻地把红豆糕放在老地方,细心整理了一下刚买来的鲜花,“各国重建陆续的结束了,慢慢的就要忙起来了。”

“以后可能就不能这么频繁的来看你了,可别把自己闷出毛病啊,”火影站了起来,拍拍白袍子上的灰尘,“不准怪我,我可是为了你才去当火影呢!”

“再见啦。”火影因为鼻酸微微蹙眉,顿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当天晚上,略微有些疲惫的火影爬上床,迷迷糊糊的听见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不能去看我,我来陪你好吧……”

其实要问火影相不相信鬼神一说,他也没办法告诉你,天天往刻着死人的慰灵碑前面跑的人再怎么跟你说他是唯物主义你也不会信的,所以他干脆放弃治疗,任由这个可能是幻听也可能是鬼叫的声音时不时在耳边出现。

比如火影早上起床去刷牙的时候,那个声音就会主动跟他打招呼:“早上好啊。”

“早。”火影含着牙刷。

“你有点牙龈出血呢,多吃点败火的东西吧?”

火影拿着牙刷的手顿了顿,选择沉默。

“你呀,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任性了,慢慢的改一改口重的毛病吧。”

火影继续沉默,背后的声音也没再坚持,盥洗室只有刷牙的声音,好像从来就只有火影一个人一样。

他吐出牙膏沫,快速的洗了把脸:

“你也好意思说我。”


“这种文件,你也签吗?”声音突兀的传来,却没有吓到六代目,“你最近情绪有些消极哦,这样积少成多,木叶的亏损会越来越大的。”

“没办法啊,谁叫四战的大boss都是木叶人呢,”六代目这样说着,还是重新打开文件夹仔细审理了一下,让利的确有些不妥。

“给你添麻烦啦……”背后的声音多出点讨好的语气,“可是既然是个别人的错,你这些无聊的罪恶感就省省吧,别影响整个村子的人嘛。”

“六代大人,”没等火影回答,鹿丸就推门走了进来,把三份文件放在火影办公桌上,“之前跟水之国的合作亏损太大,我修改了一下,你看看吗?”

“不用看了,你做事我放心。”

有了胡茬的助理推门走了出去,身后的声音一直重复着:“看吧看吧!”邀功请赏一样。

“就你话多……”火影忍俊不禁,随即又把自己埋在了文件堆里。


“晚上不吃饭了吗?”声音在六点多的时候传来,火影在摸鱼看小说,“节食对身体不好哦。”

“我不饿,”火影敷衍到,“而且晚饭而已,本来就可有可无。”

“你今晚要工作到凌晨吧,”身后的声音不依不饶,“说不定还要通宵,消耗那么大,没有补给怎么行呢?有时间看小说就有时间吃饭,快去快去啦!”

没有回应,只有轻轻的翻书声。

“……怕了你了。”六代目叹了口气,拿起手边的电话,“静音,随便帮我点个外卖。”


所以说两者相处还算融洽。

变故发生在有一天火影突然想买面镜子。

“买那个做什么啊!”声音一改往常温柔的语调,“你都忙的脚打后脑勺了还有时间臭美吗!”

“可我总要整理仪表吧,”火影无奈的笑了笑,“前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把衣服穿反了,被鸣人他们笑了好久。”

“那还不怪你自己,我告诉你衣服穿反了你懒得换回来,有了镜子你就变勤快了吗!”

“镜子对你到底有什么影响啊?”

声音戛然而止,火影觉得他是被噎住了。

“有了镜子,你就会消失了吗?”

还是没有回答,于是火影在心里放弃了添一面镜子的想法,重新把笔放在了文件上。

“我最近要睡觉,你别来烦我。”

声音没好气的传来,然后就安静了。

“带土?”火影不安起来。

“带土?我不买镜子了,回来吧?”

“带土?你不在了吗?”

“怎么了?六代目?”鹿丸推门闯进来,“发生什么事了?”

“没怎么……”火影只好尴尬的坐下,“没事……”

声音真的消失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个不用通宵的晚上,火影大人爬上楼。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直接躺在床上,也没有换衣服,如果是之前一定有一个声音提醒他:“不脱衣服没关系被子要盖啊!”可惜那家伙早已离家出走。

有点想念。

“昨天鸣人结婚了,”他冲着空气开口,“新娘是日向一族的日向雏田,漂亮又温柔,追了鸣人很多年呢。”

“可是今天看他们在超市买东西,完全一点都不亲密,不像是刚结婚的小情侣,到像是中年的老夫老妻。”

“鸣人的表情也不对劲,雏田至少还会微笑呢,那小子完全就是敷衍脸,是因为长大了吗?小时候笑的多好看啊。”

“鸣人结婚,佐助没去,贺卡是小樱带到的,据说两个人订婚了,今天去医院恭喜小樱,也没见她有多开心,明明喜欢了佐助那么多年,怎么不高兴呢……”

“也对,毕竟佐助,叛村跟不叛村也没什么两样……”

“你说,这个世界真的幸福么……”

火影一边碎碎念一边进入梦乡,初夏的风暖暖的,不盖被子也没那么冷。

过了许久,身边才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佐助回来啦,”改着文件的人笑了笑,“旅行顺利吗?”

来人没回答,自顾自的做到了办公桌对面。

“有事?”没有声音,火影疑惑的抬起头,直直撞上三枚飞速旋转的勾玉。

脑子还没反应,身体就给出了解决方案,于是两个人都被查克拉冲击了一下,各自低下头捂住眼睛。

“幻术吗……”缓和了一下,火影皱着眉重新抬起头,“想干嘛?”

“没什么,我以为你已经退化了呢,”佐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没想到还在。”

“什么?”

火影震惊的发现周围的事物不可思议的清晰起来。

……这是什么?

“不用谢我。”黑衣宇智波重重的把一块玻璃制品拍在桌子上,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对不起……”

久违的声音传来,六代目颤抖着拿起镜子,一个透明的,消瘦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

“……卡卡西……”找回身份的带土有些崩溃,“……你们,怎么做到的……”

“封印而已,”卡卡西解释道,“比起‘卡卡西死亡’,你更能接受‘带土死亡’这件事,所以……”

“所以你把我变成了你?”带土的眼眶红了起来,“卡卡西,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死的人是你?”

“因为轮到我了。”透明的人影笑了起来。

“你在报复我?”

“带土,我要走了……”

“你这是报复吧!”

“以后都没法跟你说话了……”

“你凭什么报复我?”

“带土,最后跟我说点什么吧?”

泣不成声的火影大人呜咽着,大声的吼出一句:“垃圾!”

人影满意的笑起来,慢慢消散。

“垃圾!我好想你!!”


镜子里空无一物,木叶下起雨来。

今天又通宵了,一会天就要亮了吧。







“佐助,等我们的阴阳遁彻底重新觉醒,就可以复活卡卡西老师了吧?”

“嗯,估计那个宇智波带土也该接受事实了,动手吧。”

评论(3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