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我干了你随意

宿舍楼停热水,由感而发。

被这样悲惨的对待了的我还能产出甜文……感动!

就是写的不怎么样_(:3」∠)_






“卡卡西,没水了……”

带土手里拎着两个蓝色的水瓶,一边抱怨一边苦逼的盯着室友的背影。后者不慌不忙的摘掉眼镜看了一眼憔悴的带土:“……哦?你是想说仅剩的一点水都粘在了你脑门上?”

“……屁啊!”带土烦躁的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水珠,“刚刚接水的时候靠的太近,被热气扑上了……”

“不是没水了吗?”

“给你接到一半就没了,”带土指了指地上挂着水渍的那瓶,“我自己还没接呢!”

“啊……带土同志真伟大,不愧是水门教授的爱徒,”被优先了的学霸君终于舍得从椅子上坐起来,“五楼、三楼、二楼、一楼都去了吗?”

“当然了好吗,只剩一楼还有,不过那水流细的像头发丝一样——接到明天早上也接不完!”

“哦,”卡卡西无奈的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下楼买矿泉水吧?”

“自动贩卖机那里已经没有纯净水了,”带土搓搓手,“所以……一起去小卖店吗?”

“诶?我也去吗?我有水了啊,”卡卡西无辜的指着自己的水壶,“我有这半壶就够了……毕竟,”对方说着把手摊开,“分手了就拉开点距离嘛……”

“……你!!”宇智波带土气急败坏。

“好好好……”卡卡西举手做投降状,“一起一起吧……”





“……”带土说。

“……唉。”卡卡西说

“这学校是要倒闭了吧,”带土用肯定的语气说,“一定是的对吧?”

“嘛……”卡卡西苦笑,“最近禽流感,超市不敢进货……也理解一下?”

“……请问超市是卖鸡血是吗?!”带土指着大门紧闭的小超市,“我想喝一瓶矿泉水这么难吗?!”

“女生寝室楼里也有自动贩卖机,”卡卡西出谋划策,“或许你可以带上假发穿个裙子……”

“滚!”带土一巴掌扇在卡卡西脑后,“这种办法配你还差不多!”

“那怎么办?”卡卡西摊手,“要不你接自来水喝?”

“……自来水……”带土使劲眨了眨眼睛,“等等——我有办法了!”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面无表情的站在电梯里,“你知道……我宁可看你穿裙子戴假发。”

“……你怎么不说你宁可自己穿裙子!”带土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别抱怨了,反正我们常来!”

“我理解你想喝热水的心情,”卡卡西哭笑不得,“但不代表实验室也理解好吗?”

“哎呀行了,反正这实验室也是你负责,”带土呲牙一笑,“Let's go!”

“……”卡卡西扶着烧瓶,“铁架台!摆稳啊!把量筒拿开!胶管要把它甩到地板上了——你喝个热水要精确到毫升吗?!”

“Easy,easy……”带土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实验台一边安抚,“我以前也没打坏过几个实验器材嘛……”

“……是啊,也就是三个烧杯五个试管外加被拧断活塞的两个分液漏——喂!那个瓶子里面是乙醚别乱拧啊!!”

“乙醚?”带土歪头,“乙醚不是气体吗?”

“气体你个鬼!!”卡卡西冲上去把塑料瓶夺下来,“乙醚沸点34.6!真不知道你实验课都是怎么过的……”

“抄你的实验报告啊!”对方恬不知耻。

“……”卡卡西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宇智波带土,如果有一天我英年早逝,请你记住——你一定是那个罪魁祸首——别把水弄到电热套上!!”

“不会,不会!”带土扔开湿毛巾,“你要和我白头偕老才行啊!”

“……”

实验室负责人被四个字堵的哑口无言:“……这位先生你搞搞清楚,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怎么了,死了的人还能复活呢!”带土漫不经心。

“……那跟我们也没有关系!”

“好啦,别吵啦……”带土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我知道你爱我……保温杯里不是早给我留了一大桶热水吗?”

“你……”卡卡西扭过头,“谁说是留给你的!”

“不是我的也是我的,”带土欠揍的吐舌头,“保温杯还是我送给你的呢!”

“……”

渐渐没了脾气的卡卡西看向带土,对方抓着他的两只胳膊,满脸虔诚。


“答应我以后别再随便跟人打架了?”

“放心!”

“也不去食堂偷饭卡了?”

“放心!”

“也不去行政楼抽烟了?”

“放心!”

“也不去女澡堂偷窥了?”

“放……我没有过!!!”

两个人笑眯眯的看着对方,逐渐就忘了什么东西……



“白痴水冒出来了啊!!!”

“等……我明明没有接满啊……?!”

“你这家伙……喂喂喂别把干毛巾直接放在电热套上啊!!”

“啊啊啊好烫好烫……”

“——喂喂!毛巾!毛巾!!糊了糊了啊啊啊!……”








“……喝热水,再喝啊!”正在刷试管的被罚的值周生A骂到。

“……我就喝,咬我啊?”正在擦地的被罚的值周生B臭不要脸的回应。

“……你……”值周生A卡卡西气急败坏,“闭嘴!吊车尾!真该让楼下阿姨停你一学期的热水!”

“切,热水算什么,”值周生B带土满不在乎,“人我追到手不就行了么!”

“谁说你追到手了……”卡卡西冷冷的俯视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带土,“闭嘴吧你。”

“诶?!”正在擦地的人急忙站起来,“怎么没有……”

“闭嘴!”

“不是说好……”

“闭嘴!”

“明明……”

“闭嘴——甲基橙泼你一脸啊!”

“……”

评论(1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