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云何曼珠沙华(6)

太好了,我终于写出疯堍了……

写的很爽,虽然大家看着不一定爽_(:_」∠)_





“卡卡西……你还好吗?!”

他刚刚醒过来就听到了一个焦急又温柔的声音,这声音像梦里的鸢尾花,轻轻的擦着他的脚踝,让他勇往直前的心受到了一点点的牵绊。

“带……”

他在睁开眼睛之前就张了嘴,身体上密密麻麻的痛苦让他迫切的想见到可以依赖的人,哪怕是……变了模样的也可以。

“怎么了?!卡卡西!我去叫医生来……”

声音越来越遥远,卡卡西想抬起手抓住身边的人的衣角,睁开眼睛对准的却是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


这是天藏的家。

我是他的伴侣。


这两个肯定句真的是让他重伤,胸口又开始闷闷的痛了起来,他费力的喘息着,屋里的氧气仿佛都被绝望浸染了,喉咙里腥甜的味道让他恶心,三四种难受的感觉不断攻击着大脑,他无力的翻了个身,所幸垃圾桶就在枕边。

“咳咳——”

粘稠的液体从喉咙里被咳出来的感觉让他觉得舒服了一些,卡卡西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他不知道自己哪有那么多的血可以用来脸红,他明明已经吐了不少了。

“卡卡西!!”

焦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卡卡西挣扎着抬起头,他的眼睛还无法对焦,模模糊糊的黑色短发让他觉得这就是那个人。

“带……带……”

喉咙里的血惩罚一样涌了出来,他感觉整个房间都翻转了,他不甘心的努力睁大眼睛要看清那个人的脸,眼皮却无情的慢慢落了下来。

明明知道不是那个人,却还是一定要看个明白是为什么啊……

卡卡西昏倒前鼻子狠狠的酸了一下,他轻轻动了动嘴唇。

带土……



「卡卡西病重。」

带土凝视着便签上简洁的句子,眼睛一眨不眨,他死死的盯着天藏派仆从递过来的便签,尽力的平复着呼吸。

卡卡西病重。只有五个字加上一个标点,足以看出这是天藏在多么焦急的情绪下写的字条,他竟然没有带敬语。带土摩挲着干净整洁的纸张,尽力的瞪大眼睛去看它,就好像如果他盯久了就可以改变这句话的意思一样。

我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

带土把眼睛从字条上移开,怅然的回忆着,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脸色?

他还记得那个苦涩的吻,卡卡西心疼又愤怒的眼神,还有最后那个温柔的,绝望的手帕。

一下一下的擦在自己脸上的布料柔软又干燥,现在回想起来,那爱人的深吻一般的触碰简直像是卡卡西隐忍的哭声。

带土果断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觉得半边脸应该是肿起来了,口腔被牙齿磕破了,带土吐出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

不够。他一直在扇着自己,面颊逐渐没有了直觉,滚烫的眼泪贴在被自己打的肿起来的脸上,那感觉痛苦不已,他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呼吸声逐渐粗重起来。

北风呼啸着穿堂而过,卷起桌子上白色的便签,轻轻的打在带土的额头。

卡卡西病重。

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带土呜咽着又扇了自己一巴掌,你怎么就看不出来?

他像一头发狂的豹子一样搂着自己吼了起来,从窗户吹过来的北风配合着他的哭腔,那一瞬间他好像找不到坟墓的恶鬼一样,疯狂,却漫无目的。

卡卡西!卡卡西!他语无伦次的吼叫着,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卡卡西!你在哪啊!卡卡西!!




“带土?!”

天藏惊慌失措的看着拾荒者一样的带土通红的眼睛,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被吹的东倒西歪,本来赤红色的瞳仁黯淡无光,旁边密密麻麻的血丝简直布满了整只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被人挖了双目。

“卡卡西……”

带土轻轻的动了动唇,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几步:“他在哪里……”

“卧室,”天藏理解的点了点头,迅速的把他拉了进去,“我以为您会和阿斯玛先生一起过来呢……”

“卡卡西……”带土一直默默的念着他的名字,“卡卡西……”

“带土先生,您别太伤心了……”天藏伸出双手扶住他,“我已经请最好的医生来治疗了……”

带土听不到他说话,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瘦削的男人,缓缓的伸出手。

男人白色的头发依旧柔软,他轻轻的把它们别到他耳后,嘴唇紧贴着他的耳朵。

卡卡西……

他想说好多好多,卡卡西的身体好凉,让他不舒服,他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他的耳朵上,尽力的蠕动了两下,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带土先生……”天藏还在旁边安慰他,“卡卡西是我的伴侣,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的……”

带土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直起了身子。

是的,他是天藏的伴侣,不是我的。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站了起来,本来握在手里的卡卡西的手被他重新放回床上。

“嗯,感谢您。”带土咧开嘴,声音像被撕裂一样突兀刺耳,“谢谢您照顾我弟弟。”

带土漫步走在天藏家的走廊,他记得上一次就是在这里,卡卡西拎着水壶,精心的侍弄着走廊两边摆着的鲜花。

他走到一株植物旁边,困惑的摸了摸它光秃秃的茎。

明明是毒物,你却如此珍爱。

明明它应该生在外面,你却苦苦挽留。

屋子里传来风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带土的眼睫抖动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藏……”

卡卡西醒来的时候是晚上,他的视线出奇的清晰,旁边守护的男人惊喜的看过来:“你好点了吗?”

“打开窗户吧,让我吹吹风。”

北风轰隆隆的击打着窗沿,卡卡西坐在床边感受着寒风呼啸而过的无情。

他慢慢伸出手,想抓住点什么。

这是从琳身边吹来的风吗?他轻轻的苦笑着,为什么他从风里嗅到了她喜欢的柚子的味道呢?

这是从带土现在住着的卧室旁吹过来的风吗?他看着自己瘦白的手指,接住了那么多寒风,到头来却空无一物,这空虚的感觉让他无比难受。

我一定可以留住什么的,他站起来向门外疾步走去,我一定还可以留住什么……

那里一定还有……他想去曾经和带土缠绵过的草原,那里有一片一片洁白的花,有带土的温言软语。

还有啊,还有!还有他年少时期洁白的爱情,还有他们不顾一切的爱情,还有他曾经义无反顾的勇气,还有他们无忧无虑的誓言……

那里有他们一起栽的苹果树,那里有带土费尽心力做的秋刀鱼,那里有带土亲手为他编的马鞭,那里有他们一起发现的长得很像蛋糕的岩石……

还有……卡卡西费力的喘息起来,周围只有冷风吹过的轰隆声,头发被汗沾湿,他抬起头,乌云密布的天空上连月亮都看不见。

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卡卡西在雷声中痛哭起来。

还有……还有……

“带土……”他需要有一个人和他一起回忆,“带土……带土,我想你……”

嘶哑的声音在雨中无力的飘散,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只能徒劳的哭喊着他的名字,像个可怜的孩子。

“带土,我想你……”他趴在地上咳嗽着,血丝被雨水迅速的冲走,“带土,带土……”

“带土,别不要我……”他伸出的手突然被握住,温暖又熟悉的感觉让他不想放手。

“别丢下我……”他揪着那个人靠过来的胸膛上的衣襟,“这一次……拜托……”



带土搂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卡卡西跪在雨中,周围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他索性脱掉罩衣改在两个人头顶。

“卡卡西,”他哆嗦着嘴唇,“还冷吗?”

他的肉体就贴着他湿漉漉的衣服,卡卡西身上脸上都是冰凉一片,需要他用心脏来暖。

“带土……”卡卡西费力的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胡乱的在他的脸上吻着,“带土……”

“是我,是我,”带土的声音在雨声中无比响亮,“我在这里呢,我在这里,卡卡西。”

他含住卡卡西寻觅的嘴唇,单膝跪地撑起他的上半身,两只手擎着他的大衣,在凶狠的大雨中温柔的和卡卡西接吻。

“我们有什么……”他听见他虚弱的声音,“我们还有什么……”

带土盯着卡卡西失焦的眼睛,咬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我们有彼此啊!卡卡西!我们有彼此!我们还有一匹马!我们还有那么多烧茄子的独门秘方!我们还有种满花园的曼珠沙……”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卡卡西期望的眼神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渐渐消失……

“卡卡西……”带土已经有了哭腔,“为什么要放弃我啊……”

“我爱你……我爱你啊……”卡卡西笑着望着他,“你爱我吗……你……”

“你从未说过……”卡卡西轻轻的摇着头,“你从未说过爱我啊……”

带土在雷声中睁大了眼睛,眼泪顺着面颊滴到卡卡西的脸上。

“我爱你!!!”

整片平坦的草原上除了他们一无所有,带土雕像一般立在那里,用后背抵挡着呼啸而来的风雨,吼声绝望又疯狂。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卡卡西!!!”

卡卡西躺在他怀里,看着他温柔的红眼睛,轻轻念了起来:“云何曼珠沙华……”


「云何曼珠沙华,云何蒹葭。

此岸无情,彼岸栽花。

云何曼珠沙华,云何蒹葭。

爱如针,恨如麻。

云何曼珠沙华,云何蒹葭。

三言两语,一季一发。

云何曼珠沙华,云何蒹葭。

孤枝无叶,青草挂沙。

云何曼珠沙华,云何蒹葭。

甘之如饴,相爱相杀。」







带土看着床上刚刚冷下来的尸体,慢慢的弯下身去接触他的嘴唇。

“带土先生,这……您作为哥哥……”

“什么哥哥?”带土抬起眼睛瞪着面前的神职人员。

“我是他的爱人。”带土用力揪住教父的衣领。

“看好!我!宇智波带土!我是卡卡西的爱人!永生永世!我才是他爱人!!”

眼泪决堤一般从带土憔悴的面颊上低落,他捂着脸跪在床边。

“我是你的爱人……我是你的爱人……我是!!我是!!卡卡西!!我承认了!!我爱你!!别惩罚我了……”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