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若生

二百粉点梗第三弹!大卡穿小卡!

上了大学以来第一篇文[累瘫]

之前点梗的姑娘一定很气愤吧……向你道歉[土下座]

不好吃,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寄几啊_(:_」∠)_





所以我这是……穿越了吗?

卡卡西举着年少的自己的两只生了薄茧的小手,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

我……穿越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用变小了的手揉了揉变小了的眼睛,撑着一副超脱生死的死鱼眼接受了这个狗血的事实。

算了,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天还是那个天,木叶还是那个木叶,我还是那个我,写轮眼还是那个……

等等?!

卡卡西把颤抖的手贴上自己的左眼,属于本身的组织充满生命力的跳动着,不是那个冰冷的,如同惩戒一样的写轮眼。

我还没有写轮眼?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什么!

我的琳!我的水门老师!我的带土!都!都活着!都还活着啊!

卡卡西还是第一次在脑中刷这种感叹号满屏的弹幕,通常不是省略号就是省略号,他再一次扶住自己的胸口,重重的叹了口气。


“卡卡西,”少女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发什么呆呢?”

还没从一大堆纠结的情绪中把自己拔出来的卡卡西被吓了一个激灵,久违的美丽的笑容凑了过来。

“琳……”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好久不见……”

琳瞪大了眼睛,面前的英俊少年像团白棉花一样微笑着,温和且柔软。

“卡卡西……”琳的笑容从礼貌变得受宠若惊,她尝试性的拉住少年的手扯了扯,“那个……水门老师在叫呢……我们过去吧……”

卡卡西乖巧的握住了女孩的手,任由她牵着向木叶大门走去,心里一片温暖,殊不知琳的脑内已经刷出了一大片粉红。

这样软绵绵的卡卡西,拉去给带土,呜哇哇……

“带土!”还没有到集合地点,琳就兴奋的抓着卡卡西向水门班另两位成员跑去。

带土!卡卡西也默默的在心里喊了一声,跟着琳跑了起来。

“琳!”带土看到女神后也兴奋的跑了起来,装作没有看到卡卡西的样子。

如果换做以前,卡卡西一定会一脸嘲讽的从他身边穿过淡定的走到水门老师旁边,然后带土气愤的跑过来指着他的鼻子喊一大堆指责他不关心同伴之类的话,然后卡卡西不冷不热的回他几句嘲讽他就算关心也非常的无足轻重,然后两个人熟门熟路的互撕,然后琳很焦急的在旁边喊他们不要打架,然后水门老师像没睡醒一样在他们旁边哈哈哈……

怀念。卡卡西这样想着,走到了带土身边。

“哭包……”饱经风霜的卡卡西的灵魂操纵着生了薄茧的小手摸着刚想炸毛就被吓了回去的带土的脸,温柔的唤了一声。

“带土……”小卡卡西稚嫩的声音染上哭腔,手还放在带土的脸上,轻轻的揉了揉。

带土被摸的不知所措,他发现卡卡西的眼睛越来越红,自己脸上的手不断的颤抖着,而且这个人,这个人好像还,还想要往自己的怀里靠……

“是谁欺负了你卡卡西!!!”于是带土一把抱住了他,把他的脸摁在自己的肩膀上,“是谁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是谁!!!居然这样对待我的同伴!!!”

带土一边喊一边掉起了眼泪:“哇——卡卡西你不许哭!!你是天才!!是最厉害的!!你不许哭!!你哭了我……琳会心疼的!!呜哇哇……”

卡卡西被搂进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渴望的怀抱,哪有时间管对方喊了些什么,因为激动而无法控制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他无意识的紧紧抱住带土啜泣:“带土……呜……带土……”

“呜哇卡卡西不哭……我在的……呜呜呜卡卡西不哭……”

“带土……呜……带土……”


此时的波风水门,表情非常尴尬,自打他入宫以来,哦不,自打他教了这些学生以来,就从来没有拉过架。一直都是琳焦急地在旁边跺脚,自己在旁边哈哈。可是这次,水门老师很无奈,他要不要去拉一下呢?拉开了的话会不会被打呢?

“卡卡西……”

水门老师温柔又无奈的声音唤醒了被激动的情绪冲昏了头脑的卡卡西,如此熟悉的语气,卡卡西擦干了眼泪,看到了此时隔着带土的肩膀冲自己微笑的英俊男人。

“怎么回事啊……”水门走上前摸了摸带土肩膀上的脑袋,“在哪里受了委屈,可以和老师——呃?”

卡卡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出了带土的怀抱并抱紧了水门老师,黄色闪光躲避不及被一头撞退了好几步。卡卡西紧紧的环抱着曾经的老师,用自己年幼的身体贪婪的汲取着温暖。

水门搂着向来连头都不给摸的学生的身体受宠若惊,连忙一边温言软语的哄劝着,一边低头给他擦眼泪,而此时怀抱突然空掉了的带土却不太高兴,三两下擦掉了眼泪指着卡卡西的背影嚷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又去抱水门老师了!不是问你为什么哭吗!凭什么还没回答我就去抱水门老师了你!琳你看他啊!啊!琳!”

而此时的琳正一脸失落的托着腮:“啊啊,真是的,如果我是男孩子说不定卡卡西君也会来抱抱我呢……”

“什……”带土的毛又炸了起来,“什么意思啊!这是什么游戏吗!为什么一定要抱男生?喂!你们说话啊!啊!说话啊!”

被吵到的卡卡西揉了揉眼睛,看到昔日同伴熟悉的嘴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带土……”

“你!”带土红着脸退了一步,“有,有什么好笑的!你笑什么啊你!你,你以为你冲我笑,我,我就会……”

然而愈发变弱的语气和红透了的脸并没有威慑力,卡卡西稳定了情绪,擦干了眼泪一左一右拉住了水门和带土的手:

“好久不见……”






“啊……那么,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次的任务已经开始了哦……”水门看着一脸柔软的卡卡西控制不住他寄几的笑容,“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哦,只要找到这只小猫就好了,卡卡西不许抱怨哦,要好好的和大家一起找。”

“嗯……”躲在少年躯壳里的卡卡西平静的点了点头,真是羡慕这个自己啊,此时的三战尚在萌芽,木叶村里的年轻忍者都在做这些繁琐却可爱的小事,连抱怨都温柔起来了。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个,我要申请哦!”琳的举手发言打断了卡卡西的怀旧,女孩拉住老师的手,“我要和老师一组哦!”

“嗯?可是老师不——诶……”正打算拒绝的水门老师被琳掐了一把。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点头就对了是吧……

“哦,那我就要和笨卡卡一组了啊。”带土试探着瞄了一眼卡卡西,看看这个天才有没有像以前一样发出令人不满的嗤笑声。

“好啊。”卡卡西看着带土点了点头,琳像得胜了一样冲水门老师扬扬拳头。

“唔!笨卡卡!”带土捂着脸转起了圈,“你!你今天怎么了啊!别笑了啊你……”

水门看着琳胜券在握的笑容,有些不懂了……




“这个大名夫人家的小猫啊,简直每个星期都要找一次,”带土熟门熟路的带着卡卡西和每个老爷爷老奶奶攀谈,“真是像为了我们丢的一样……是吧,琳?”

带土回过头才想起来今天和自己一起走的是卡卡西,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不是,我……”

“没事,”卡卡西笑着摇手,“快走吧。”

带土重重的点了点头,十分珍重的拉起了卡卡西的手。

“你……你以前都不会让我们这么随便碰你……”带土偷瞄着卡卡西,“就连水门老师都不行……”

“以后可能也不行哦。”卡卡西依然微笑着,用少年卡卡西不会拥有的悲伤微笑说着,“可能只有今天。”

“啊?那,那是为什么啊?”带土使劲抓着卡卡西的手,“你,你难道是得了什么病吗?”

卡卡西咬着唇不知道如何回答,带土却被这长久的沉默弄得焦躁:“到底怎么回事啊!!混蛋卡卡西!有事不应该告诉同伴吗!”

卡卡西盯着带土瞪得圆圆的黑眼睛,突然很想流泪。

带土,我是假的,是赝品。

这个会对你微笑,会抱着你哭泣,会乖乖的和你一起找小猫的卡卡西,实际上是连死神都不愿带走的废物啊。

因为失去,所以才明白,因为失去,所以才珍惜。

这样的人真是够了啊。

“带土……”卡卡西抬起手摸着年少伙伴的头发,“这样的我,是不是让你……没那么讨厌了呢?”

卡卡西用力咽了口唾沫:“这样的我……是让你不适,还是恶心……”

没说完的“呢”字被紧紧的拥抱吞噬,带土生气的把卡卡西抱住。

“笨蛋卡卡西!”带土的声音夹杂着哭腔,“笨蛋卡卡西!”

卡卡西点着头,把脸埋在带土的肩膀里。

“谁都不许……讨厌你!”带土抽噎了一下,“我也不行!”

卡卡西瞪大了眼睛的望着带土背后一望无际的树林,眼前的视线模糊成一片绿色。

“我才不讨厌你呢!”带土自顾自的说着,“只是今天……最喜欢了!”

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带土感觉舌头快要打结了,两个少年,哦不,一个男人搂着一个男孩,在空旷的树林里肆无忌惮的流起了眼泪。

对不起,带土。

对不起,我不讨厌你。

对不起,我最喜欢你了。




“任务完成!”水门老师拉着琳满意的看着面前的黄色小猫,“今天就到此结束吧,大家都回去休息一下。”

随着水门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卡卡西仿佛被震了一下一样摇晃起来。

果然……要走了啊。

卡卡西望着琳飘忽的身影,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辨认出她在说什么。

“一起去吃一乐拉面吧!”她说。

卡卡西笑着摇摇头,不可以在他们面前走掉,那样太丢脸了。

“卡卡西……”带土有些不满的拉住他,“一起……一起嘛……”

啊,真是美好的温度。卡卡西留恋的看着面前模糊的男孩女孩,不舍的抽出了手。

“再见。”卡卡西习惯性的眯眼微笑着,挥舞了两下的手熟练的结了个印。


我的家。

卡卡西费力的操纵着年少的自己走到床边躺了下来,窗外的夕阳一点一点不见,卡卡西伸出手拿下了床头柜上的相片。

视线一点一点的模糊不清,卡卡西努力的让最后的焦点停留在黑发男孩的护目镜上。

最喜欢了!耳边是带土的喊声。

最喜欢了!

最喜欢了!卡卡西……

晚安,带土。








刺目的阳光照到自己眼睑上时,卡卡西以为自己死了。

神经兮兮的抬到自己面前手,是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

回来了。

卡卡西失望的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拂去床头柜上的相片上的灰尘。


早安,带土。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