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 初吻

14岁带人×13岁鹿惊

柱斑有。

【小朋友们请不要被文中带人鱼唇的发言骗了呦!】



“所以说鹿惊,鹿惊你确定吗……”

带人局促的把手搭上对面的少年的面罩,少年在那一瞬间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还是默许了带人的动作。

面罩被彻底拉下来的时候,鹿惊随着布料的移动本能的低下了头,额前细碎的白发因此抖了两抖,遮住了主人湿漉漉的眼睛。

“你……你害怕的话,我们,我们就,算了……”带人的手还搭在鹿惊的面罩上,因为小一岁所以比起带人更加矮小的鹿惊坚定的摇了摇一直低下去的头,于是带人就试探性的捧起他的脸。

“唔……”鹿惊被迫接触到他的视线,眼眶红的像是要滴下泪来。

“你不愿意的吧……”带人慢慢放开鹿惊的脸,让他维持他会觉得更舒适的低着头的姿势,“这种,呃,这种两个人……”

“不行!”然而年龄更加小的鹿惊紧握着拳头打断了带人的话,“这,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呢……”

于是说着,他就扒住带人更加宽阔一些的肩膀,想要踮起脚。

“等等,等等鹿惊,我们坐下吧,你坐在我的腿上,这样你就不用踮脚,也就不会累了……”带人说着就在雪地上坐了下来,岔开两条腿,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在这里吧鹿惊,不冷也不脏。”

然而鹿惊的脸突然就变得更红了,他看着坐在雪地里不断蠕动着,想给他一个更好的坐姿的带人,略微有些委屈的推了他一把:

“这,这种姿势……我也是男生……”

带人懵懂的看着又羞又气的鹿惊,他还在哆嗦着嘴唇说着:“男生,坐在……坐在别人的腿上,难看死了……”

他还在用越来越小的声音重复着“难看死了……”

于是带人就一个打挺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那……那我去找一个凳子来,可以吗?”

鹿惊刚想说哪有凳子,带人就迅速跑到旁边的一个雪堆旁刨了起来,不一会居然就刨出了一个还算新的木头箱子。

“呐,你看,”带人颇有些费力的把木箱推了过来,“柱间爷爷……老是把一些破烂放在这种箱子里藏到后院来,我瞭得很……”

可是此时,有了好座位的鹿惊却又扭捏起来,他似乎是在听到了长辈的名字后就开始不安了。

“唔……带人……”鹿惊咽了口唾沫,“你……你说要是大人知道了……知道了……嗯,会怎么样……”

“不会知道的!”带人骄傲的说,“我发誓,鹿惊不叫说就不说!”

“可,可是斑先生很厉害的……”鹿惊抬起头磕磕巴巴的比划着,“上次……你偷吃他的寿司……”

“诶那是意外啦!”带人害羞的摆手,“意外啦意外啦!”

“唔……”鹿惊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于是带人就坐在了那个又粘上了点白雪的木箱子:“坐上来吧!”

然后鹿惊就力气不小的打了带人摊开来的大腿一下。

“呜哇!”带人吃痛的抖了抖,“怎……怎么了……”

“都说了我不要坐在你的大腿上了!”鹿惊红着脸又打了一下,“难看……”

“可……可是,”带人委委屈屈的揉了揉自己的大腿,“可是鹿惊很矮……”

“就那样站着的话,鹿惊就很累了……”带人不安的搓着手,着急的心理让他产生了些很真实痛觉。

“然,然后鹿惊你看,我这里……”带人指着自己有一块小血痂的嘴唇,“好像又……开始疼了……”

“唔……”鹿惊看着带人的样子,好像真的很难受,“那,那你……”

“不许很任何人……说!”他说着又打了带人的大腿一下。

“噫!”带人哆嗦了一下,“不说,不说不说……”


鹿惊慢慢坐在了带人腿上,少年的腿因为紧张微微颤抖,在透过好几层棉花布料触碰到带人的体温的时候,他几乎吓得要站起来。

“别!”鹿惊摁着带人肩膀,“别捏我屁股啊!”

“嗯?”带人扶着鹿惊的屁股把他往怀里摁了两下,“可那样太远了啊……”

“开……开始吧,鹿惊……”

少年局促的呼吸慢慢凑了上来,他嘟着嘴轻轻碰了一下带人唇上的血痂。

“疼吗?”鹿惊试探性的看了带人一眼,对方摇摇头,把他的背收的更紧。

于是鹿惊又鼓起勇气含住了带人的下唇——那里有一小块血痂,他略微使了点力气去用舌尖点触那一块坚硬的伤口,血痂慢慢的开始融化了。

“唔……”鹿惊松开了带人的唇,检查了一下的成果,带人舔了舔自己唇上的伤口。

“嗯……好像好点了……”带人一本正经的把鹿惊又抱紧了点,两个人的棉服都被挤出了皱褶。

“那然后呢……”鹿惊说着舔了舔带人的伤口,“你快说啊……一会它又凝固了!”

“然后……”带人小声呢喃着轻轻蹭着鹿惊的双唇,直到他的血蹭了一点在上面。

“你……你看我的血有什么不好的味道吗……”带人示意着,于是鹿惊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有腥味……”少年认真的回答。

“哦,”于是带土说着就含住了鹿惊的唇,动作逐渐大了起来,对方先是错愣了一下,然后就不知所措的搂住带土的后背随他去了。

年长一岁的带人腾出一只手扣住了鹿惊的头,被抱在怀中的男孩连动都不敢动,微微张着的嘴接纳了带人的舌头。

“嗯……鹿惊,你也有点反应嘛,不然会很慢的。”带人有些不满的松开了鹿惊的嘴。

“反应?”鹿惊想我刚刚被你弄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反应……

“就,就跟着我的动作嘛……真是的……”带人小声说,“还天才呢……”

“!”被激怒的天才气愤的拍了一下两边的带人的大腿,不满的学着带人的样子蹭上了他的唇。

柔软的皮肤被挤压的变了形,鹿惊磨了好一会,才胆怯的把舌头伸了进去。

于是带人满意的又扣住了鹿惊的头并且反客为主,他搅着鹿惊柔软的肌肉轻轻舔动着他的口腔。

“嗯……”突然被这样全面的舔舐让鹿惊有了不适的感觉,他一面发出不满的哼声一面想往后退,却被带人的手臂拦在后面。

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鹿惊发出的声音又刺激着带人让他不想放开,直到怀中人扭着的身体碰到带人有了反应的部位,他才惊慌失措的放开了手。

“怎……怎么了……”带人尴尬的咽了下口水,祈祷着鹿惊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异样。

鹿惊微微的喘息着靠在带人肩膀上,过了一会才缓过来,摸了摸他的嘴唇:“好了吗……”

“好……好了……好多了……”带人又咽了口唾沫,唇上的伤口早就不流血了,他红着脸大声的啵了一下鹿惊红彤彤的嘴唇。

“鹿惊真好看……”他呆呆的说出了声。

“……哦……”鹿惊也红着脸回答。

“鹿惊我会对你负责的……”带人紧紧抱住了害羞的鹿惊,两个人在下着雪的冬天却好像要烧出了汗。

“……哦……”鹿惊缩在带人的肩膀里,轻轻捉住了他的手。

“拉勾勾……”

“嗯,拉勾勾……”






“……所以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斑坐在椅子上垂着眼皮漫不经心的盯着带人。

“……”带人捏着两边的裤脚,嘟嘟囔囔一五一十的抖搂了出来。

「“鹿惊!!”带人哭着鼻子扑到了从小的玩伴身上,“呜呜鹿惊啊……”

“怎么了……”小小的鹿惊被吸溜着鼻涕的带人搂在怀里,他不满的推了带人一下,“鼻涕弄我身上了……”

“呜呜……我,我被……”带人嚎啕大哭,“我被我养的乌龟咬了一口呜呜……”

“……”鹿惊瞪大了眼睛,“乌龟会咬人吗?”

“会呀!!”带人指着自己结痂的下唇,“你看啊!!嘤……”

“那,那怎么办……”鹿惊也急了起来,“你别哭了……”

“听柱间爷爷说龟和蛇都很像……”带人吸溜着鼻涕,“呜呜鹿惊,我被毒死了就,就看不到你了……”

悲戚的语气感染了鹿惊,他的声音也带上了哭腔:“那可怎么办……”小小的少年团团转起来,“被乌龟,或者蛇咬了,怎么办……”

“咦,”带人突然止住了鱼唇的哭泣,“被蛇咬了,吸一下不就好了么……”

“唔……”鹿惊的脸红了。

“唔……”带人的脸也红了。」

“……”斑翻了个白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还挺聪明……”他揉了一把带人的短发,耸了耸肩去找柱间了……

评论(1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