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过呼吸后嫌丢人怎么办

答应几个可爱的亲的后续!

所以我一定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吧!(你先去把车开完吧你!!)

甜的,请放心食用_(:3」∠)_




“卡卡西。”

美艳的五代目火影千手纲手带着一脸怒意插着腰站在无良上忍旗木卡卡西的床边,这位可爱的上忍此时正把被子和自己一起萌成一坨,拒绝接触任何人。

“丢人也是要继续出任务的,知道现在会丢人你早干嘛去了!”

嫌丢人的上忍又缩了缩,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有完没完?!办公室里的任务要堆成山了,给我起来出任务!!”

五代火影毫不客气,撸起袖子就要去抓裹在被子里的旗木卡卡西,而这坨坚定的裹在一起的被子就被卡卡西操纵着灵活的在床上滚着,躲避五代目的纤纤玉手。

“砰——”



但是因为看不见,所以一不小心就滚到了地上……

“这下你总可以起来了吧……”纲手踹了一脚地上的一坨,换来了这一坨更加坚定的紧缩。

“我说,千手纲手。”粗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纲手瞟了一眼正在擦头发的宇智波带土,没好气的指了指顽固的躺在地上的一坨卡卡西。

“你也不知道避嫌,”带土答非所问,“‘风韵犹存的五代火影每天早上都要光临帅气单身忍者的宿舍’,可以出本子了诶~”

没等纲手说话,地上那一坨明显就不开心了,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表示带土说的太过分了,却换来纲手更加气愤的一脚:

“和我一起出本子还委屈你了是么?!”

旁边的宇智波带土严肃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并自己先出了门,纲手看了一眼还瑟瑟发抖的坨在地上的卡卡西,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再缓几天吧,”带土诚恳的低了低头,“他的状态还是不好,到现在还没办法正常的呼吸。”

“我也不是非要让他去出任务,”纲手忧虑的扶了扶额头,“只是为什么不带他去医院?”

“……”带土抽了抽嘴角。

“他说他没脸见人……”

“……”


带土回到房间,卡卡西已经起来了,本来在很认真的铺被子,见到带土之后立刻跳到了床上,就势一滚又把自己蒙了起来。

“……”带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喂,你后腰露出来了诶~”带土靠近了一点说到,“好白哦~”

卡卡西听到之后急忙起身查看,就在他把头露出来的时候,带土眼疾手快一把抢过被子。

“……”被迫暴露在空气中的卡卡西通红着眼睛瞪着他,伸出手索要被子。

“你一定要这样才和我沟通吗……”带土无奈的坐在卡卡西身边,把被子盖在他身上,“就说了没有很丢人了……”

“……”卡卡西抽噎了两下,别过头不愿和他说话。

“买了你喜欢的秋刀鱼,”带土自顾自的把被子拉开并给他披了一件外套,“就算不出门,饭也是要吃的。”

卡卡西慢慢的走到客厅,身后跟着宇智波带土,他看着卡卡西明显比较艰难的咽口水,紧紧的皱了皱眉。

卡卡西坐在离秋刀鱼近的那一边,带土就坐到了他对面,两个人面前都有一碗饭,可是菜却只有秋刀鱼。

“……”卡卡西看着带土无比自然的把筷子伸进秋刀鱼碗里,连忙也拿起筷子制止他自残一般的行为。

两个人自回家以来第一次交换了如此长时间的对视。

“你不想我吃这个吗?”带土笑着看着脸上写着惊慌的卡卡西,慢慢收回了筷子。

“那你把这些都吃完吧,不然我不吃的话挺浪费的。”带土奸计得逞一般放下筷子,看着卡卡西不动声色的默默扒饭。

“对嘛,多吃饭,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带土满意的看着卡卡西颇为正常的吃着饭,想着一般在说这种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亲密的动作?于是他缓缓的朝卡卡西的头伸出了手,却在即将接近的时候僵硬了一下。

到底有多长时间没能这样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感情了呢?

可是我明明就是这样的吧?

如果要带土选择最开心的时期,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小的时候,有琳,有卡卡西,有水门老师玖辛奈,虽然经常要弱弱的躲在别人后面,虽然经常一言不合就开撕,但那时的伙伴都是单纯又善良的啊。

自己也是单纯又善良的啊……

那现在这种开心又该如何形容呢?

好像是一个已经长大了的蝴蝶,蠢蠢欲动着,一点一点钻出原来狭小丑陋的茧,一点一点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把依旧僵硬的手放在卡卡西的头上。

我终有一天会回去,回到我身为一只蠢蠢的虫子的时候,就呼吸着的,幸福的空气里。



他就这么轻轻的摸着卡卡西的头发,摸着摸着,就听到卡卡西发出了如同打喷嚏一样的声音。

他仔细听了听,才发现是卡卡西在笑,他刚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家伙……

“笑什么啊你!”带土不满的放下手,“病殃殃的家伙,让人忍不住疼惜一把啊!”

卡卡西还是笑着,还是很包容的笑着,但这笑容不像带土stk的时候看到的那样让人火大,而是真的让带土觉得如沐春风。

他指着带土的手,夸张的做了个颤抖的动作,意思是说我都感觉到你在抖了。

带土也看了看自己的手,随后他和卡卡西一起笑了起来,再一次伸出了手,摸了摸卡卡西的喉结。

脆弱的组织有规律的上下滚动着,随着卡卡西每次呼吸发出不正常的呼噜声而微微的颤抖,带土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早一点冲过去去抱住他,让他不要那样撕心裂肺的喘息。

那只轻轻的向前触碰的手被一只更白一些的手握住了,卡卡西不解他的做法,握住他的手捏了捏,又上下晃了晃。

“如果我那时没有任性……”带土直视着卡卡西的眼睛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早一点跟那个风影说我想活……你就不用……那样了。”

卡卡西也直视着他,他的脸微微红了,然后笑着,像懊恼一样锤了锤自己的头,最后摇了摇带土的手。

的确是很丢脸的做法啊带土。

但是我不觉得有什么。

再来一次我也会这样做的。

“我不想让你继续这样了,”带土捏了一下卡卡西的肩膀,“我不想你因为我这样。”

卡卡西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吃完饭就去医院,我送你,”带土站起来,走到桌子的另一边抱住了卡卡西。

“我也爱你的。”

“我也喜欢你的,”带土抱着卡卡西胡撸着他的头发,“一点也不比你喜欢我要少,卡卡西。”

“你为我做的事,我也都愿意为你做……”

“所以一点也不丢人……”

卡卡西慢慢把头靠在带土的肩膀上,又一次,幸福的,呜咽起来。








“我受够了!!!!!”新晋医疗部长,长相俊美身材火辣的美女春野樱怒吼着砸碎了医院的办公桌,“怪不得你们所有人都要请假啊!啊?!怪不得所有人都赶在这几天串休啊!啊?!早告诉我卡卡西老师要带着那个家伙来住院啊!!老娘也走啊!!”

“来,卡卡西,吃药了~小心烫……”

还不太能说话的上忍卡卡西呼噜呼噜的笑了笑,摸了一把带土硬硬的毛。

“我选择狗带……”被迫来换点滴的小樱捂着脸嘤嘤嘤起来……

评论(26)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