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无关痛痒ˇ8

一顿瞎搞(╯°Д°)╯︵┴┴

“不要怕,卡卡西……”

电梯不紧不慢的降落着,悠闲的速度反而更让人紧张,从第五层到负二层。这种短时间的等待让人无比煎熬,带土频繁的咽着口水,左手死死的抓着卡卡西的右手。

“不要怕……卡卡西……”

此时电梯显示为第二层,带土甚至已经开始打起寒战,仿佛他正在缓缓的下降到某个地狱一样。

“不要怕……”

“带土。”

带土还没哆哆嗦嗦的说完,就被卡卡西打断了,他机械的扭动脖子去看卡卡西,后者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尽管额头上还有没擦掉的冷汗,那笑容还是让人感到温暖且安心的。

“不要怕,”卡卡西轻轻把带土的左手拿下来,放进自己左手的手心里,又用右手捏了捏带土的右手,就像是轻轻的环抱着他一样。

“不会有事的。”卡卡西放开带土,转过脸。

带土定定的看着卡卡西,刚刚的触碰让他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的机能,他活动了几下右手,这个平常经常会麻痹的组织此时无比灵活,他抬起右手,想给卡卡西擦擦冷汗。

『不要碰他。』

『不要沾上他的任何事。』

『你一定会后悔的,带土。』

…………

什么?!

这是什么?!

“到了。”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把还目瞪口呆右手悬停在半空的带土拉出电梯。

带土缓过神来揉了揉眼睛,环顾这个可怕的地方。

无数个棺材,被冷冻在一个个狭小的桌子上,桌面上显然有很精密的仪器在处理着,能让这里的空气没有一丝腐朽的味道。

“这里是慰灵之所,”卡卡西轻声说,“我们叫这里慰灵碑。”

“这可不像个墓碑啊?”带土问。

“如果你把这里的地面当成石板,这一个个的棺材不就是刻在上面的字了么。”卡卡西扬了扬下巴。

“那还真是残忍啊,”带土缩缩脖子,“上次被你杀掉的左近也在这里吗?”

“不,他被当成大楼的能源废物利用了。”卡卡西平静的回答。

“哦……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这里的……”带土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当然,”卡卡西看了他一眼,“应该说能来这里的人少之又少。”

“那止水好厉害啊……”带土说完就有些后悔,毕竟对着一个死人说这样的话好像是在庆祝他的死亡一样。卡卡西微微一笑没有搭讪,带土也就闭了嘴。

“鼬。”卡卡西突然望向空无一人的远处,轻轻的开口。

“什……”带土刚想问什么鼬,就看到一团黑雾慢慢的聚成人形。

“……他何必一定要卖弄一下这被改造的身体……”带土有些不屑的嘟囔着,被卡卡西拉了一把。

“好久不见,鼬。”卡卡西拍了拍鼬的肩膀,后者面色惨白,片刻之后才挺起脊背,平静的回答:“好久不见,卡卡西前辈。”

“是你叫我们?”带土抱着臂看着鼬,有些不友好的皱着眉头,“你该不会也像那个四代一样,怀疑是我们弄死了止水吧?!”

“带土叔说笑了,”鼬表情平静的摇了摇头,“我个人十分肯定卡卡西前辈不会做出这种事。”

“………”带土有些恼火,“所以是我咯?”

“不会,”鼬再次摇摇头,“您没有立场。”

“那你什么意思啊?有话直说好么!”带土撇了撇嘴,别过脸去看别的地方。

鼬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反倒是卡卡西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带土。在卡卡西的印象里,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带土就是个有些蠢萌的大男孩,他从未见他不耐烦或者生过气。

当然,除了他们披衣夜谈那个晚上。

所以卡卡西察觉到了不对劲,带土似乎对宇智波的族人都有那种冷淡甚至跋扈的态度,他仔细的嗅着空气中的骚动,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给你们二位带来困扰,我很抱歉。”鼬礼貌的低了低头。

“不需要。”带土迅速的反驳,卡卡西悄悄的捏了捏他的手,冲他摇摇头。

“因为我不了解带土君和卡卡西前辈的亲密关系,所以我只是告诉四代大人‘如果有人来找你,让那个人来找我’,我个人其实并没有希望打扰到带土君。”鼬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带土微微的眯起眼睛,他已经有些发怒了。

“那你现在看到了,我们关系很好,”带土上前一步,“你有什么事不如就现在说了。”

和带土激动的情绪相比,卡卡西很不自在。从鼬现身起,他就一直感觉自己在被打量着,现在鼬已经堂而皇之的开始试探他和带土的关系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鼬……”

鼬立刻用摇头打断了他:“我希望,带土君,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这种语气和刚才比起来简直就算是挑衅了,卡卡西倒抽一口冷气,他紧张的看着带土以防他冲过去和鼬动手,但带土似乎被这一句话给吓住了。他瞪大眼睛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留下一句“我在电梯里等你”就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于是原地只留下了卡卡西和鼬两个人。

“所以是什么呢,鼬?”卡卡西的语气缓和下来,“你要说什么呢?”

“卡卡西前辈,有没有头晕或头痛的感觉?”鼬答非所问。

卡卡西奇怪的摇了摇头:“怎么了。”

“果然是这样,”鼬平静的眨着眼睛,“止水果然是对前辈你做了什么。”

“我知道的……”卡卡西有些无奈的扶额,“虽然现在说这个很不礼貌,但我不得不说,那个催眠挺碍事的。”说完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棺椁,好像在道歉一样。

“他不在这里。”鼬意味深长的看着卡卡西。

“什……”

“不是催眠哦,”鼬立刻把话题转回去,“那不是催眠,是对你潜意识的一种保护。”

“嗯?”

“止水知道你会见到团藏的。”

“为什……”

“因为止水见过他了。”

鼬掏出了手机,地下二层是没有信号的,鼬把自己的磁卡小心的贴在手机内壳。

“……”卡卡西瞠目结舌的看着手机信号瞬间满格。

电脑上的视频文件快速的传到了鼬的手机里,很明显这是止水房间的监控画面,止水在脱白大褂,卡卡西立刻反应到这是他和带土刚刚离开的时候。

电光火石。

一个黑影瞬间闪了进来,止水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被摁在了地上,黑影在停下的一瞬间暴露了自己的体貌特征。

“他在这个时候动手……”卡卡西皱起眉毛,鼬摇摇头示意他安静。

团藏两秒后站起身,止水则捂住脖子躺在地上,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识。

满身绷带的人缓缓打开研究台上的仪器,自己躺在了床上,对着监控画面抬起手。

到此结束。

“他做了什么?”卡卡西震惊的问。

“他移植了止水的次声波。”鼬关上手机。

“可……”卡卡西激动的瞪大眼睛,“这样的事,在二代掌权的时期就被禁止了啊,他怎么……”

“这个研究所里面有差不多一半的人已经认可他的做法了,”鼬面无表情的说着,“如此漫无边际的研究,改造,再研究,再改造……早就让无数人看不到尽头……”

卡卡西打了个寒战。

“于是,大家开始接受这种粗暴的利己行为,团藏对外宣称他在尝试用自己的身体接受所有的改造,实际上是在慢慢的靠近转生者。”

“转生者到底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卡卡西默默的捏着拳头。

“神威。”

卡卡西无法置信的瞪着他。

“最后一个资料库,最终极的资料库,金钱,权利,长寿,甚至永生……神威几乎包括了所有,”鼬看着身旁密密麻麻的棺椁,“既然不是转生者,那就把自己变成转生者吧……”

“所以团藏更改了主系统,为的就是抹杀任何探究神威秘密的人?”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

鼬沉默的点点头。

“止水倒是护住了一半系统,”鼬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他把被改造的咽喉的下半部分移到了心脏四周。”

“在你这里?”卡卡西问。

鼬点头:“他把宇智波的技术和产品都交给了我。”

“抱歉,别天神却……”卡卡西内疚的低下头,他可以想象到止水在把金属管逼到自己体内时承受的痛苦,也许比那更甚,负罪感让他心如刀割。

“没有,”鼬微微一笑,“别天神在这里呢。”

卡卡西抬头,鼬的手心里躺着一张小小的磁卡碎片,显然是和人搏斗时迅速的扯断的。

“你见过团藏了?!”卡卡西再次瞪大了眼睛。

“岂止,还和他打了一架,”鼬耸了耸肩,“既然他已经开始违法乱纪了,那我怎么做就没什么了吧。”

卡卡西只能点头。

“我找卡卡西前辈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你团藏的事。”鼬弯了弯腰,示意卡卡西他们的谈话可以到此结束了。

“当然,我知道,不会在他面前露出任何破绽,”卡卡西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那么,为什么不让带土知道这件事呢?”

鼬缓缓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卡卡西的眼睛。

“当然还有一件事要提醒前辈……”

“请小心宇智波带土,无论如何,请小心,宇智波,带土!”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