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三年之痒

算是太久不更不良系列的补偿么ヽ(。・ω・。)ノ

会被揍么ヽ(。・ω・。)ノ

语言错乱你们会原谅么ヽ(。・ω・。)ノ

【听作者说前情它准备以后在更(不!别打我!我不是作者!)】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就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不是,我……”
“是害怕了吗?可是那些人没什么好怕的吧?!”
“没有,我……”
“总而言之你根本没有重视和我的约定,那时说的话只是耍嘴皮子哄我开心吧?”
“不是的!是……”

带土就站在那里,脸涨的通红,这个表情其实是有点滑稽的,因为他已经过了可以和发小争论得面红耳赤的年纪,所以他现在的表情不像是生气,反而有点委屈。

卡卡西坐在病床上,低着头,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真是……难看!!带土愤怒的在心里想。

“你……”带土有些咬牙切齿,卡卡西抬头,看到带土眼睛里有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

仇恨吗?是仇恨吧。

“你刚才欲言又止的是什么?”带土收起狰狞的表情,变成了招牌的皱眉苦瓜脸,“你刚刚欲言又止的是想说什么?”

所以带土并不是对谁都毫无耐性,他刚刚每个问题都给了卡卡西足够的时间回答,可这个卡卡西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句有用的话都不肯说。

“总之你很生气就揍我一顿吧。”他最后无能为力的叹了口气,又低下了头。

带土一愣,愣了很久,然后暴躁的捏了捏拳头,却只是把气撒在了门上。

“砰!!!”

摔门而出。



“所以说……你就这么从卡卡西病房里跑出来了,还摔了门?”

“嗯……”

琳靠在病床上,舒舒服服的,手里拿着一根叉子,插着一块大小适中的苹果。

那是卡卡西刚刚切好的。

卡卡西刚来过,这是琳说的,带土问琳什么时候的事,琳用手一指:“听到你的脚步声,从后门溜走了。”

带土问为什么。

琳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说,我怎么知道。

“卡卡西受了什么伤?”琳嚼着苹果,少女的脸颊说不出的可爱迷人,“如果内脏也有损害可不是什么小事,我待在出院之后去看看他。”

“内脏什么的……那群人也没那么厉害吧。”带土嘀嘀咕咕的,“那可是卡卡西……能打出外伤就很不错了,还内脏……”

“所以说你是笨蛋。”琳笃定的瞪了他一眼。

“琳,卡卡西他……”带土正在帮琳整理个人物品,琳则是单腿蹦下了床一瘸一拐的要去厕所,听到带土的话停了下来,“卡卡西他……”

“卡卡西怎么?”琳问,“卡卡西出了什么事?”

“你……你别怪他……”带土挠着头,感觉自己喉咙都在打结,“他当时会害怕也是……”

“他当然要害怕,”琳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当然害怕,他害怕是因为在乎我啊。”

“?!!”带土说。

“所以,你是笨蛋。”琳再一次面无表情,转过身一瘸一拐的朝厕所走,带土看着琳一瘸一拐的背影,感觉好高大啊,错觉吗?


“我不在的这几年你和琳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卡卡西说。

“说实话。我不会恨你,更不会因此让你们感到尴尬之类的,我们三个永远都是最亲密的。”

“?!”卡卡西说。

“卡卡西,我不在乎你和琳如何,我真正无法忍受的是你们刻意隐瞒我。”

“……?!!”卡卡西说。

“够了吧……”带土抓狂的在卡卡西眼前挥了挥手,“到底是不是有没有发出点声音!”

“没有,”卡卡西温和的笑了,“没有啊,带土。”

卡卡西说着揉了揉眼睛,带土刚刚挥手的动作刺激的他眼睛疼。

红色的,什么东西……
“卡卡西?”

什么东西在那里?
“你怎么了啊?!卡卡西?!”

对不起,对不起,我眼睛有点疼,你在哪里,带土……
“卡卡西!!流血了啊!!眼睛流血了!”

血?眼泪而已吧,看不清楚啊,带土你别哭啊……
“卡卡西!!!”

别哭带土……
“卡卡西!!!!”

“别……哭……”

带土惊惶的抹着眼泪,抱起满脸是血的卡卡西健步飞奔到医院。

“他不需要镇定剂,你才需要”琳的左腿还绑着石膏,看着抖得像筛糠一样还固执的要扒卡卡西上衣的带土,“别脱了!就打个针而已!”

“我不知道!”带土哭喊,“我不知道我只是挥了挥手他就这样了。”

“跟挥手有什么关系!”琳瞪着他,“卡卡西只是长时间不眨眼让药物生效了。”

“什么药物?”带土擦泪。

“用你管?!”琳没好气的甩给他一包手纸。

看着琳毫无障碍的单腿在水池与研究台间蹦来蹦去,带土有些发呆,过了一会才喃喃自语道:“我从没发现你和卡卡西一样都是天才……”

“卡卡西是天才,我只是普通人,你是笨蛋。”琳头也不抬,哒哒哒的蹦回了研究台。

“所以……你们俩……在一起也不错。”带土黯然神伤,低着头。

“住手吧你,”琳这才瞄了他几眼,“到我的樱樱面前可别这么说,小心被砸到地里。”

“……啊?”带土说。

“谁啊?”带土说。

“我的樱樱,”琳哒哒哒蹦回水池边洗手,“我的伴侣。”

“……”带土说。

“……啊?”带土说。

琳开始讲她的樱樱了,用的是很久之前和带土介绍卡卡西用的语气,最后还加一句“不管怎么样以后惹我就小心点咯。”

“……”带土说。

“我要……我要去找她……”带土说。

“我要让她把我温柔的琳还我!……”带土小声说。

“一天敷两次,千万!记得哦!”琳捶着右腿,认真的看着卡卡西。

“嗯嗯。”卡卡西微笑,他还看不太清琳,于是他把眼睛眯起来,“给你添麻烦了,琳。”

“没什么,”琳霸气的甩了甩头发,“我找我的樱樱去了。”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瞪着带土,把带土瞪得呆若木鸡。


“对不起……”

“没什么。”卡卡西看不清东西,他一直眯着眼睛,所以他现在的笑容更温和,也更美好。

“对不起……”

“没什么啊,”卡卡西不敢把眼睛睁开,所以他干脆闭着眼睛,把手伸进带土的头发里揉了揉,“是因为药物影响的,和带土没关系哦。”

“不!”带土激动的打断他,摁着他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卡卡西一惊,赶紧睁开眼睛,却又被带土轻轻的遮住。

一记吻落在额头。

“对不起误会了你。”

“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对不起没有早早的去帮你。”

“对不起让你那么难过。”

“对不起……”

卡卡西任由带土靠的越来越近,直到被搂在怀里,他轻轻的把手搭在带土背上,想说一些安慰性质的话,却说不出。


“和琳聊过天,才知道同性可以在一起的。”带土说。

“…………”卡卡西说。

不,这句不要,我要刚刚那纯洁的镜头。

“卡卡西……”带土缓缓握住他的手,“这三年我出国留学的目的没达到诶……”

“没能忘了你……”

卡卡西有些想流泪,这三年,他的目的也没有达到。

啊,琳说过不可以流泪哦……

“在一起吧,”带土吻上了卡卡西的眼睛,缓解了酸胀的感觉,“终于……在一起吧,卡卡西。”

在一起吧。

卡卡西送上了自己的双唇,果然收到了回应。

在一起吧。

既然你决议回来。

既然你终于有了回应。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琳前辈好棒好棒!!ฅ( ̳• ω • ̳)ฅ”

“嘘——————小声啦小樱!被他们听到就白录了!( ˘•ω•˘ )”

“抱歉抱歉……说起来他们真的相信我和前辈在一起这种话啊,要不要什么时候解释一下?Σ(|||▽||| )”

“哎呀这个不急!先把录像带给红和井野她们看!(●✿∀✿●)”

“好耶好耶!(✪▽✪)”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