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爱不是做出来的……才怪(4)

晓众配对皆为官配,请大家海涵_(:з」∠)_
这一更木有卡卡的戏份_(:з」∠)_

—————————————————————————————

等带土到了“绝”,他的小伙伴们已经一对一双的坐好了位置。

“哥你找我们有事?”他的表弟小鼬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细边眼睛。

带土呆呆地站了一会,看着这群亲亲热热的狗男男,不知道是该先烧把火还是先哭一场还是先娇羞的红脸说我有喜欢的男生了。

“……”
“…………”

在相顾无言了良久后,终于还是小愤青飞段憋不住:“有事没事啊?我要和角都回家了!”

回你妹!带土愤怒的想。

“嘤嘤嘤米娜桑人家喜欢的人不爱人家了肿么办啦嘤嘤嘤……”带土羞愤了一会,还是决定把说这句话的人格切换为阿飞,嗯自己跟阿飞不熟。

“………………”

巨大的冷场。

黑绝默默的把酒吧背景音乐换成:“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模样;为了你,染上了疯狂……”

“boss,”终于还是冷气美女小南拯救了同样冰冷的场面,她端坐在佩恩旁边翘着文雅的二郎腿,“请问你喜欢的人的性别?”

“……男。”带土默默的面无表情。

“……”小南也默默的,把在场唯一一名直男——佩恩,拉到自己身边。

“原来是男的啊!”迪达拉站起来斜了一眼带土,“那敢问你属性?”

“攻!废话!”带土耀武扬威的炫了一下自己健壮的肱二头肌。

“那可就难办了~”飞段摊摊手,“你看我先追的角都,小迪先追的蝎子,白绝先追黑绝。没人能给你什么经验啊~”

“所以说现在被压还来得及啊土土!”白绝边擦玻璃杯边真诚的盯着呆若木鸡的带土。

余下成员纷纷点头附和。

黑绝配合的换了背景音乐:“数着一圈圈年轮,我认真,将心事都封存;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

“…………”带土痛苦的握着自己密密麻麻的自尊。

最后还是冷气美男蝎子救了带土:

“呵,上都上过了现在改还来得及么?”

………………

“你怎么知道的赤砂之蝎?!”来自疑惑的晓众和震惊的带土。

“不就是那天的什么鹿惊?”

带土愤愤的默认。

“鹿惊啊?”佩恩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插嘴的地方,“旗木鹿惊么……木叶公司的吧?我师弟鸣人在他的部门实习呢……据说那人还是个精英,很被高层看好。”

“这不是重点吧,先说说你上都上了怎么还不能在一起?”角都阴沉地无视了佩恩的发言。

带土痛苦的挥舞着双手,诉说了他对鹿惊身体的惊艳,鹿惊开始时的温柔,在被自己问男朋友一瞬的不高兴,还有对自己约会邀请的愤怒。

“……哦好深奥哦没有听懂……”飞段同情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迪达拉尽职尽责的歪头想了一会,拿手一指:“你兽性太强了吧,吓到人家了嗯。”

带土错愣了,他很无辜,他想自己明明已经很委婉含蓄了,不就是之前做了三发么,至于因为这个说他兽性么?!

迪达拉和飞段读不到带土的脑内,还在嚷嚷着如何帮自家老大摆脱欲望太强的苦恼。

“老大,肾火太旺了吧,要不要虚点,嗯?”

“肾虚,有时是在过度劳累之后……”

“那个倒不用,只要严肃认真一点别看起来像个生殖器一样就好。”

大家一看赤砂之蝎都插嘴了,也都开始出谋划策。

“要么boss你换个味道清冷些的古龙水吧?”小南忧郁的托着腮。

“古龙水不适合老大!我看还是没事戴个墨镜高端嗯!”迪达拉兴奋的拍着椅子扶手。

“那样更中二简直没救了好吗?我觉得把领带换成领结就行。”赤砂之蝎白了对象一眼。

“止水早说过领结不适合土哥的脸型,我的建议是先把头发弄软一点再谈别的。”鼬淡定的靠在桌边吃着丸子。

“天啊画面太美了……你们没有人考虑把老大那块劳力士换成细带的表吗?”飞段痛苦的捂着脸。

“…………”带土被突如其来的建议砸的彻底蒙了比。

黑绝看着带土绘声绘色的颜艺,同情的更换了背景音乐:“大部分人让,我学习去看,世俗的眼光……”

欢迎收看讲座:《论如何改变自身修养提高可亲性》!

角都冷眼旁观一群小孩子吵吵闹闹,最后叹了口气,开口把带土从历史性的蜕变中拯救了出来:

“我说,要先讨论一下那个什么鹿……的小子为什么突然就烦老大了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

“不是因为老大兽性太强了吗?!”飞段好奇的站了出来。

“我没有!我明明很温柔委婉!”带土终于在一片喧嚣中找到了立足之地。

“…………”

“老大,”佩恩严肃的皱了皱眉,“你刚刚说委婉?”

“啊!”不等带土回答,迪达拉就用拍大腿的声音无视了佩恩的问题。

“一定是因为老大你太含蓄了,人家以为你不真诚!”迪达拉拿手指着带土的鼻尖。

“哎呀呀这可不好!”飞段紧跟着开口,“不真诚的告白会给人留下坏印象的呦呦呦~”

“什……”

“土土加油啊!现在去重新告白还来得及!”白绝激动的把玻璃杯擦出了火星!

黑绝救下了可怜的杯子,顺手把背景音乐换掉:“只是还没告诉你,对不起我爱你……”

“宝马车!摆心形!”飞段抢先出谋划策。

“三俗!要我说不用砸钱,来一发强势壁咚就搞定嗯!”迪达拉一脸嫌弃。

“我去!对方可是男的!还是烛光晚餐靠谱!”蝎子摸摸自己的下巴。

“越来越女性化了好吗,还是应该先策划一场英雄救美!”小鼬抽了抽鼻子。

“汤姆苏啊!在众人面前求个婚不就好了!”角都皱眉。

带土再一次露出茫然无措的蒙比表情。

黑绝一手捂脸,一手换了背景音乐:“只是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哦哦……”

“不是……”

众人抬头,发现佩恩固执的争取着自己的存在感。

“老大,我确认一下,你刚刚说委婉,是么……”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