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甜的润滑

撸个短。
奶奶的不写肉不会写了是么…

你以为呢?当然有肉,而且全是。




“哼……啊……”

带土满意的听着身下的人被自己撞的七零八落的呻 吟,摇晃的越来越起劲。

“啧,动的再快一点啊你这废物!后面这么紧是又要去了么?”

说着还坏心的在那人前面挠了两把,成功的感觉到了后面一阵巨浪的挤压。

“不……不……要……啊啊……”

带土听着心里乐呵,这人本来就没有他持久,到目前是一比二带土领先,现在眼看对方又要加一了,带土却还是金枪不倒。

手臂上的小腰又细又滑,正辛苦的吃着自己的小嘴又紧又软,自己手里的小鸟又白又嫩。

他一定生来就是被压的,带土想。

“啊啊……哈啊……唔……”

终于,一比三了。

带土大发慈悲,停下了后面的动作,把人翻过来,舔吻起锁骨和胸膛,就是不碰脖子。

卡卡西被弄得一阵战栗,好容易缓过来,使了吃奶的劲把带土脑袋拽了起来。

“干……干嘛一副……磕了药的样子?”

带土听着这颤颤巍巍可怜巴巴的语气不屑的哼了一声:“在外面行跟我就这么快不行了?”

“啥……外面?”

“你装个六!”带土怒视他,“你身上的红印哪来的?!偷吃都不会擦嘴!”

“那是……过敏……”

“什么过敏?!”

“……”

“说啊!”

“…………”

带土逼问未果,思考了一下,随即慢慢把脸移下去含住了一个白白软软的东西。

“唔!”白软软的所有者怒了,却什么也做不了,“你……不要……哼嗯……”

带土开心的吞吐着,唇上力量十足。

“不……要坏……坏掉啦……”

带土不听,用手拨弄已经没什么了的蛋蛋,等着卡卡西慢慢变硬。

“我真的……受不……呃唔……”

“那你告诉我红印哪来的!”带土放下半硬的东西,气愤的问。

“润滑剂……”

“什么润滑剂少转移话题!!”

“……过敏!”

带土有些发懵。

“你……你自己买的也会过敏?!”

“你说……要……甜甜的……”

带土想到了,现在用的润滑剂确实是新买的,他在买之前确实说过什么想尝尝甜的这些蠢话。

可卡卡西更蠢啊!他听不出自己开玩笑,明知道带味的润滑剂不好,还要买!

“你……”带土看着温柔微笑的卡卡西,愧疚的动了起来。

“啊嗯……什……为什么!……”卡卡西瞪大了眼睛。

“你都硬了啊,放心,这次我绝对身寸!”带土憨厚一笑,加快了速度。

憨厚你妹!

“啊……混蛋……太多……撑不住……嗯啊……”

“乖啦,你都能石更呢……”

“走……唔!……别碰……”



你以为有什么可以阻止宇智波带土耍流氓么?

【END】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