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我心(3)

终于完了。。。。(鞠躬)

时隔不久,我爱罗带着额角的爱,再一次站上屋顶。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天根本就不是天堂。”
“妈妈也不在天上。”
“妈妈不跟我说话,是因为她恨我。”
“她根本就看不见我!”
“她根本就不想看我!!”
“你和她一样!!!”
我爱罗紧握着拳,把牙咬得咯咯作响,来克制自己想喊得更大声的欲望。
“怎么你也看不见我吗……”
“不想和我说话吗……”
月亮惨惨的发着白光,照亮我爱罗的脸,额角的字是已经干涸的血,失去了原有的、鲜活的艳红。
如同一片死灰。

风之国的影墓。
“在这里,你总能看到我了吧?”
“你也没爱过我吧。”
“你把我当敌人?”
“你生我是为了什么?”
“我是作为一个容器被生出来的吗?”
“可是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是你要生我的!妈妈死了也应该怨你啊!”
“为什么你们都说是我的错?我什么都不懂啊!我也不想杀人啊!”
“谁让你们非要杀我的!”
“那些人该死!谁让他们听你的!你是错的!他们还听你的!”
“而且都是群废物!什么用都没有!”
“我到底是什么?爱到底是是什么!”
“你不是要杀我吗?快来啊!”
“你起来啊!你那么厉害!你有什么不敢亲自来杀我的!”
“我就那么脏了你的手吗?!”
“说话啊……”
我爱罗,在不知不觉中,抱着墓碑,哭了起来。
真的哭了。

多年后,我爱罗想起当时的自己,还是会想微微一笑。
当时的自己,每天都要去父亲的墓碑前面说好多话。
他好像把这辈子的话都放在那个时候了。
他威胁父亲说如果他再不回答他就去睡觉,让守鹤暴走;他拿出父亲最珍视的、母亲的项链说,再不出来,就把这个砸碎在他面前;他拎着一具暗部的尸体过来,说如果还不理他,就让全村的人都变成这样。
他甚至跪在地上,磕头,祈求父亲,继续和他玩暗杀的“游戏”。
“我会表现的很好的!”
在他终于失去了耐心,决定把坟刨开时,马基出来阻止了他。
“我爱罗,你知道的,死是什么概念,你早就知道不是吗?”
我爱罗自以为镇定自若的,站在坟前,抹抹眼睛。
“也许……风影大人让你做他的接班人,就是为了让你可以融入砂隐……你觉得呢?”
我爱罗又抹了抹眼睛。
“那,我试试吧。”

———————————————————

好久,好久以后。
“爸爸,你和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爱我吗?”
“你在天堂看到月亮了吗?”
“你们能看到我吗?”
“守鹤走了……”
“现在的风之国,你满意吗?”
“你的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我来告诉你,我心里的爱是什么样的吧……”
月光照着微微飘着的风影袍,柔和而美好……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