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带卡】恐虫症

对……没错……十二分畏惧虫子的我,被一只飞进了蚊帐的蛾子,逼得通宵了……

你不能指望一个被虐待了的咸鱼有什么好故事……不过这绝对不是刀子就对了……

校园paro,短完,和打热水那篇[我自己都忘了是哪篇]背景一样,一口没味的糖,欢迎品尝~

[我也想要一个老卡那样帮人打虫子的室友呀!(哭唧唧)]








“……卡卡西……”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不熬夜的人差不多也都进了梦乡,所以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谁都没听到这声弱弱的呼喊。

“……卡卡西!”

于是那声音的主人就又喊了一遍,这次的语气稍强可还是像怕惊醒什么一样又轻又弱,只有结尾的气音能引人注意,临床的人翻了个身似乎是有被吵醒的迹象。

“……卡卡西!!”

这次总算是有了声音,不过依旧不强就是了。临床的男孩彻底醒了,深深地叹了口气直起身子:“又怎么了啊?带土呦?”

被叫做带土的男孩并没有理他,而是执着的再一次呼救:

“……笨蛋!卡卡西!”

“卡卡西你醒醒吧……”对面床的男孩终于也醒了过来,“不然我们这一夜也睡不安稳了……”

“……”最后一个男孩终于也醒了,“怎么了啊?吊车尾?”

“我的蚊帐里……好像进了个蛾子……”

“……啊——!!”余下的两个男孩同时发出一声哀叹并向后倒去,卡卡西则唉了一声后认命的翻下床。

“哪里呀?”还没睡醒的男孩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手电筒照明,另一只手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本书下来。

“我怎么知道啊!就在蚊帐里啊!我能听到它振翅的声音!”

此时被手电筒光芒完全笼罩的带土正努力的想缩小自己的体积,并拼命地往墙角挤,所以现在这个拥有傲人的八块腹肌的男人正在做着与身材完全不相符的动作:两腿收在胸前被双臂抱住,脸还死死的埋在膝盖里。

“……我看不见……”卡卡西还是没睡醒,他眯着眼睛走到带土床边,“大概给我个位置,床头还是床尾啊?”

“……”他这才抬起头,卡卡西的手机没有完全的朝着带土,所以现在两个人都是半张脸明半张脸暗,短暂的对视后,带土终于冲着肿眼泡的发小发了火:

“我怎么知道啊!!就在帐子里嘛!!听也听得到啊!!”

“……稍微,小点声……”带土隔壁床的凯终于又被吵醒,“室友啊,这礼拜我们已经五天没睡好了……”

“如果恐惧有颜色,那一定是带土眼眶上的那圈红……”阿斯玛有气无力的吐出一句嘲讽,“拜托你今晚安静点带土,平常上课可以迟到但明天我跟红的约会可绝对不能迟到啊……”

“现充滚开,”带土冷冰冰的回答道,“不然明天我就跟在你们两个后面然后告诉红你一天要抽几包烟。”

“可是带土,我明天也要起早训练啊……”凯坐起身,“虽然是周六但是青春是没有假期的!”

“那你干脆现在就下楼训练,”带土冷冰冰的回答道,“青春也可以不用睡觉。”

“好了好了……”卡卡西打了个哈欠,“已经没有声音了,睡觉吧。”

“有呀!!!”带土赶紧俯下身子拎住卡卡西的睡衣领子,“就在蚊帐里你好好看一下!!”

“……唉,”被拎住的人也只好重新揉了揉眼睛,“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等一下,你手里是什么啊?”

床上人的语气骤然起了变化,虽然音量还是因为忌惮了室友的关系刻意被压低,但是音调是完全强硬了起来的:“你拿的是什么书啊?”

“就杂志啊。”卡卡西莫名其妙。

“那是我给你的!!”带土揪着他的衣领使劲摇晃起来,“你是想用这本杂志打虫子啊!!”

“都看过了为什么不行啊……”卡卡西赶紧扶住他的手,“知道了知道了我回去换一本……”

“看过了也是我送的!”带土哼了一声松开了手,于是卡卡西拿着手机和书又回到他自己的书架前。

“呃啊啊啊啊——”还没等卡卡西抽出另一本书来带土就爆发出了更响亮的尖叫,“它又飞了飞了飞了啊啊啊啊——”

“啊我的天啊!”阿斯玛终于是无法忍受的坐了起来,“蛾子又不会咬你有什么好怕的啊!!”

“可是它很脏!!”带土理直气壮,“而且很恶心又大!身上都是粉!”

“你就当他是一种另类的蝴蝶嘛!”凯缩在被子里劝道。

“胡扯!蝴蝶是又美又可爱的!哪像这个虫子一样又灰又丑!只有你这种非人类会有这样的联想好吗!”

“好了好了……”卡卡西冲另外两个人挥挥手,“你们睡吧。”

“带土……你,下来,”卡卡西继续用手电筒照着他的床。“趁他还没落在你的扶梯上快下来。”

“……”此时的带土是缩在床最里面的角落,也就是说他面前所有可能落虫子的床面就像火灾里的易燃物一样无法接近,“下不来,你上来……”

“你床上有虫子,又不是我床上有虫子,我上去有用吗?”卡卡西口齿清晰的反问,“就现在,一鼓作气爬下来!”

“……”于是带土鼓起腮帮子,咬牙切齿的用跳跃的方式从梯子上翻了下来,“快!看看我身上有没有虫子!”

“没有,”卡卡西敷衍的帮他胡噜了一下后背,“你是像上次一样继续在下面坐一夜,还是来我这里一起睡?”

“一起睡。”带土没有丝毫犹豫。

“那就上来,”卡卡西先爬上床,“快上来,我要快点关蚊帐,不然我的床上也有虫子了。”

“……”带土两步窜了上去,“快关快关……”

“好了,躺下睡吧。”

两个大男生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的感觉很不好受,卡卡西侧着身子只觉得鼻子已经擦上墙灰了:“你稍微往后点,带土……”

“哦……”带土象征性的往后蹭了蹭,“你能收留我我真开心,卡卡西……”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你上次不是宁愿坐着睡也不愿和我一起么怎么还说这种话。”

“那是因为我怕你不舒服啊!”带土赶紧抬起头直视对方的侧脸,“我怕你今天早上体测没精神!”

“……我也很怕我明天约会没精神……”阿斯玛弱弱的插嘴,“所以麻烦你们声音稍微小一点拜托了……”

“哼……”卡卡西连眼睛都没抬,“你不是说是因为过程考试我不借给你答案所以你要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么。”

“那是气话!而且你不是也有故意把卷子摆给我看,你这种向来答完卷子就走的人……总不会留下来检查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留下来检查的?”卡卡西偏过头睁开眼,“再说是你自己隔着过道伸长了脖子看的不是我递给你的好吗。”

“哎呀,好啦,”带土重重的把头砸在枕头上,“不要生气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和你去自习……”

“我可管不了你,”卡卡西冷笑了一声,“比起我,似乎虫子的影响力更大一点。”

“别提!!”带土赶紧伸手去捂他的嘴。

“好了好了,”卡卡西把他的手扔回后面来,“明天起早去图书馆。”

“明天周六……”

“少废话!”

于是带土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把手搭在了面前人的腰上。还没到深秋,不过卡卡西已经换上了绒布的睡衣睡裤,搂起来很厚实,感觉他身上的骨头也不硌人了。

“……我能把腿搭在你身上吗,卡卡西?”

对面没有穿来回音,于是带土把它当成了默许大大方方的骑了上去,就在他一扭一扭的想要睡得更舒服些的时候,床边又传来“哗啦啦”的声音。

“……又有虫子在飞咯。”卡卡西感觉到带土瞬间的僵硬嘲讽到。

“……那……有什么关系,”带土满不在乎的抱紧他,“就当是比较奇特的蝴蝶嘛……”








“完了,完了……”阿斯玛左手提着裤子,右手拽起外套,“还有不到十分钟……带土,今天红要是对我发火我就回来在你桌上养蟑螂……”

“没事,没事,”带土正把脚搭在桌上玩手机,“女孩一般都会晚到嘛……你不用担心。”

“啊啊啊我的青春!!!”旁边的凯慌忙的跳下床套上马甲,“一天之计在于晨啊啊啊!!”

“啧……”床上的人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嘘!闭嘴!”带土狠狠地瞪了凯一眼,“没看见有人在补觉嘛!你要嚎出去嚎!”

“他怎么还在睡?”凯指了指床上的卡卡西,“他永远是起的最早的一个啊?”

“唉,昨天晚上一直有虫子在蚊帐外面嗡嗡嗡嗡,吵到他了呗。”带土又坐了下来,继续玩手机。

“可是怕虫子的不是你么?”凯摸不着头脑。

“那是昨天晚上,”带土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敷衍到,“我都已经上床了……就不用再怕了……”

“……啊?”凯茫然的张开了嘴。

“……上床?”他看了看卡卡西,又看了看带土,迷惑不解的下楼晨跑了。

评论(2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