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灯君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改简介

☆总之我是个咸鱼,写出来的东西让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喜欢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来找我,可能不会一直在线,但只要我看到了你的话,至少能回复些什么让你宽慰一点吧!

☆想画画,却总是以自己没学过、没画笔等理由安慰自己画的不好这一点……

☆自称“君”……好像的确有不要脸的嫌疑呀……

☆有时会突然消失,但坑品其实……还说得过去(咳)

☆写的好长啊,没想到简介也可以这么长

☆很想加带卡的群,但因为有时会消失所以不敢加

☆难道还可以继续写吗

☆无论在贴吧里如何,在乐乎是想做一个不黑任何角色的人的

☆希望你在我这里能逛的很愉快

☆真的没有了哦

☆还可以继续写吗

☆嘛,我爱你♥

【火影原著向】春雪(1)

重雷!!重雷!!重雷预警!!

这里有樱→佐,香→佐,雏→鸣,鸣佐暧昧,樱雏暧昧(实锤),关键是他的背景,是剧场版博人传之前,也就是说,他们该结婚的,都结婚了……

遍地雷区!!遍地雷区!!非战斗人员请撤离!!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这个东西嘛……算是写给自己看的,因为我想要证明,小樱和雏田没了鸣佐二人,也会过得很好,甚至过得更好。

所以就不打其他tag了,也并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如果有人看到了他,并且希望我打出什么tag,可以告诉我,我的本意是樱雏,就打樱雏tag吧(……)

……那啥,等开学了,我就会更论坛体了,他不会坑[捂着脑袋跑]

1.

雏田

今天,小樱和佐良娜就要搬进家里来了。

我望着忙来忙去尝试自己收拾行李的鸣人君,叹了口气。

“我来吧。”我从他手里接过因为行李箱位子不够而被揉的皱皱巴巴的衬衫,一丝不苟的开始在他眼前重新整理,外加即时解说。

“以后出门在外记得内裤袜子分开放哦,”我拿出两个塑料袋,“那样比较卫生,还有衣服要经常拿出来晒晒,捂在箱子里容易潮掉。”

“唔……唔!”我的丈夫站在一边,很努力的记着,并且点着头。

我望着他笑了起来,他果然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样,傻的可爱。

“裤子这样叠一叠,就不会占太多空间了,”我让自己尽量慢动作的给衣服折成奇怪的形状方便他看清,“到时候一定会面对自己收拾衣服的情况的,别给佐助君添太多麻烦啊。”

“嗯嗯!”他听到佐助两个字,本能的眯起眼睛笑起来。

唉。

我打算不去理,继续收拾东西。

“总觉得不放心……”他突然在后面喃喃起来,“把博人那小子丢给你……我也不知道要多久才回……”

“没有哦,”我笑着站起来用食指点住他的嘴,“我知道鸣人君是为了什么而不得不离开木叶,我也会让博人了解的。”

“博人啊……唉,不会听话的……”他轻轻握住我的手,“有小樱在的话,我还放心一点……啊雏田,以后关于村子的安全方面你们要多多关照了!”

“嗯……”我被那双蓝色的眼睛盯得脸颊发烫,“无论是作为七代火影的妻子,还是作为木叶忍者,我都会誓死守护这里的。”

鸣人还是望着我,他的眼神里充满感动,然后我的丈夫轻轻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抱进怀里。

我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感觉到自己的气息不太稳。

我的丈夫是爱我的。

他只是,不是最爱我,而已。

2.

小樱

今天是搬进鸣人和雏田家的第一天。

我带着佐良娜和几箱生活用品,一起坐车来到了火影的小楼。

哦,身边还坐着佐助。

我转头看了看他,佐助还是很帅的,帅的空气都温柔了,他闭着眼睛,表情很柔和,睫毛轻轻颤着,上面挂着太阳撒下来的金粉。

我的初恋,我的战友,我的丈夫,真的很帅诶。

我轻轻搂上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微微的动了一下,默许了。

“这一次和鸣人一起出门调查,要注意安全啊,你们两个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鸣人更是个马大哈,衣服要勤更换,三餐也要按时吃,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逞强……”

我碎碎念的跟他唠叨着,虽然知道他可能做不到多少。

“嗯。”他很认真的回答我。

本以为话题会像以前一样就这样终结了,没想到他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村子里一下走了我和鸣人两个,你们要多小心一点了。”

我的笑容灿烂坚定:“嗯,一定。”

他一直都认为我是个无所不能的强大女人,事实也一直是这样,他放心的把孩子交给我,放心的把家庭交给我,而我也不负所托把所有都照看的井井有条,而现在,他授意把木叶的某些事情也拜托给了我,他的妻子不是什么弱女子。

想想还是有些伤心的。

如今我要送我丈夫走了,他要和现今为止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活着的人一起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如此遥不可及。

3.

雏田

我的丈夫走了。

小樱来到火影小楼之后努力的冲我和孩子们微笑了一下,就再没露出任何表情,佐良娜在她身后垂着手站着,很明显的被大人的情绪影响而闷闷不乐,当然也有对新环境的不适和恐慌。

我努力让自己开心点,以保证孩子们可以在这种如同生离死别一般的场景中不被吓得哭出来。

“佐良娜真乖呢,”我轻轻摸了摸孩子的黑发,“新房间没有收拾出来之前,先住在向日葵的房间好吗?放心,阿姨会把向日葵抱过去睡的。”

我以为佐良娜会和父亲一样有极强的私人空间意识,于是安排给她和妈妈一个单独的房间,向日葵微微撅起嘴。

“让她和向日葵挤挤也没关系的,”小樱过来安抚性的揉了揉向日葵的头,“两个小女孩,不会占很大的地方。”

我看向佐良娜,女孩的眼神我无法形容,她只是定定的看了看小樱和旁边爸爸的背影,然后轻轻张了张嘴:“没……关系。”

果然,她也不像博人形容的那样专权高傲。

佐助听到这个声音回过头,佐良娜当时也正望着他,于是父女两个交换了无数个无法琢磨的眼神,最后佐助又把头别了过去。

小樱捧着佐良娜装日常用品的箱子,拉着她进去了向日葵的房间。

“你也去帮姐姐和阿姨整理一下,”我蹲下身笑着望着手足无措的向日葵,“要懂礼貌哦。”

我的女儿听话的鼓起勇气靠近小樱和佐良娜。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博人。

“以后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啦,”鸣人走到博人面前,“要尊重女孩,要保护她们,听到没有?”

“……你说了几千遍了,听妈妈的话,听小樱阿姨的话对吧?知道了知道了……”

博人连看都没看他的爸爸,站起身绕过佐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作为母亲有些失败。

“我们要走了。”一直一言未发的佐助抬头看了看太阳。

“……雏田,再见……”我能看到鸣人微微的皱了皱眉,我扑上去,紧紧的抱了抱他:“再见,一路平安。”

“再见,佐助君。”我离开丈夫的怀抱偏过头,佐助微微颔首向我示意。

“等等!”

身后带着哭腔的女声传来,我暗骂自己忘记了她的存在没有叫她过来和丈夫告别,所幸从楼上奔下来的小樱没有功夫计较这些,她跑了过来,紧紧的勾住佐助的脖子。

我不知道佐助的眼神是否是温柔了下来,他轻轻的抚着妻子的背,似乎想说什么,到最后也只是动了下喉结。

小樱放开了手,然后佐助和鸣人就一起走了。

我们两个望着丈夫的背影缩小再缩小,然后不约而同的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平复自己。

4.

香磷

其实,佐良娜出生之后,我是没想过我还能再见到佐助的。

我也不是很想再见他了,毕竟一个总是让自己女儿谨慎提防的队友,小樱一定也不太希望我再介入佐助的生活吧。

但是人生就是不会按照你自己心里的剧本走的,比如今天上午我在上厕所的时候,基地就吵吵嚷嚷起来。

我心里窝着火暗骂这群人连厕所都不能让我轻松的上,穿着睡衣就踹开了厕所门。

然后我就看到了已经不再发光的佐助。

我并不讨厌他变得柔顺的头发,我相信他就算光头也一定会很帅很帅的,我也不讨厌他黑色的斗篷,毕竟像他这样酷酷的男孩子穿黑色会显得更加迷人,我当然也不会讨厌他温柔起来的眉眼,天知道以前我为了得到他一个笑容用了多少努力,可是现在的佐助,真的让我觉得,不再发光了。

他的脸上已经有了风霜了,低着头站在人群里,已经有点让人无法辨认。我咬了咬唇。

佐助应该是优秀的,是善良的,是骄傲的,当然也是温柔的。

我心里想着,这个成熟男人,果然是比我心里的那个天神,少了点什么吧。

我这样想着,像他们走了过去。

“水月不在吗?”叫漩涡鸣人的人左顾右盼着,“我以为你们两个每天都在一起工作呢。”

我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两个也结了婚然后被绑到一起了吗?”

话音刚落,看着面色突然僵硬起来的两个人,我才发觉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

“……找我什么事啊……”我挠了挠头换了个话题,“如果不是很着急的话,可以让我先换个衣服吗?”

“去吧,”佐助开了腔,“我们不急。”

我换衣服的速度足够快,他们的茶水还没被端上来,我已经敲门进去了,顺便接过了手下小心翼翼捧着的壶。

“佐助似乎不讨厌茶吧,”我看着冒着香气的淡茶色的液体慢慢的映出我的脸,“鸣人呢?鸣人喜欢喝茶吗?”

“不讨厌,”鸣人拿起水杯吹了吹,“佐良娜是喜欢的,红茶,红茶口味的都喜欢。”

“她才不挑食的,”佐助翘起二郎腿,“才不会像博人那小子一样。”

说完这话,佐助微微昂起头,抬手拿起杯子就一饮而尽。

“哇塞!”鸣人夸张的咧开嘴,“佐助你不嫌烫?!”

“吊车尾,”佐助微微一笑哼了一声,“只有你才会连这种温度都接受不了。”

他们两个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笑着,一个两眼弯弯,一个唇角微翘。

我抱着暖暖的杯子,满意的望着我面前的少年。

谢谢佐良娜,也要谢谢鸣人,我知道我错了,我的少年还是个少年。

他还是个令当年的辉夜都要敬畏三分的宇智波佐助,还是那个只需垂眸一瞥,就令星辰失色的宇智波佐助。

我抿了一口微甘的茶水,顺便抹掉了眼角的那点眼泪。

上帝作证,我真的是喜极而泣,看着这样的佐助的我,比以前任何在他身上揩油的时候都开心。

这样的他,真的真的让我好开心。

5.

小樱

鸣人和佐助出发五个小时了。

他们在出发前看着我和雏田见面,看着我们相互问好并给了对方一个轻轻的拥抱,看着我们的三个孩子互相打了个有点沉闷的招呼,看着两个妈妈低声的商量着生活用品的摆放和孩子们的安排,看着我们两个捧着茶杯拉了几分钟的家常,然后跟孩子们语重心长的嘱咐了些什么,我和雏田则负责安抚松开了爸爸的手之后抽噎起来的向日葵和红了眼眶的佐良娜,然后他们两个和我们拥抱了一下,然后他们就,出门了。

我望着佐助鸣人的背影,在心里叹息着我还是没有追上。

我没有理会一旁的雏田,我的心情糟透了。

我们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本来可以打开电视让气氛活泼些的,可是谁都没有动,毕竟万一有人坚持不住觉得电视剧太烦了而把电视机扔出去的话,再安置一台也有些费事。

“我去煮点东西吧。”雏田扶着膝盖站起来。

我抬起头,脖子因为长时间的静止而在扬起的时候发出来了点咔咔的响声。

我看着熟练的在厨房忙来忙去的雏田,在心里安慰自己不管谁离开了日子都要努力过下去,于是我敲了敲脖子,朝厨房走过去,想帮点忙。

“向日葵和雏田一样爱吃肉桂卷吗?”我想找点话题出来。

“啊,不呢,”雏田被突然一问好像有些慌乱,“向日葵不太挑食,要说爱吃,也就是和一般的小女孩一样爱吃些糖果巧克力吧。”

“哦……”我望着她染上些红晕的脸笑了起来,“那真是乖孩子,佐良娜小小年纪就喜欢喝些茶水之类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些老气。”

“茶水对身体又没坏处啊,喝茶这种事分什么年龄嘛,”她也笑着低头继续打蛋,“倒是博人啊,只爱吃汉堡包那种垃圾食品,怎么劝也不改的。”

“小孩子嘛,”我挥了挥手,“淘气些挑食些都是童真,佐良娜就是有些太过沉稳了,未成年人这样是好事吗?”

“很好啦,我倒是希望博人不要那么调皮呢……”

“唉,如果佐良娜能再开朗些就好了……”

6.

香磷

“……你们,就这样,因为这种原因,就要离开木叶了吗?”

我捏着水杯听着漩涡鸣人滔滔不绝的讲着最近木叶发生的一切不对劲的事情,佐助在旁边不冷不热的帮他补充说明着。

第一次,见佐助和我说这么多话。

“什么叫做‘这种原因’嘛!这次事情很严重的!连我和佐助去都可能……可能……”漩涡鸣人有些愤怒的结巴起来。

“一去无回。”佐助帮他收尾。

“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不能去啊!!”我终于放下手里汗津津的杯子,“你们都是有家庭有老婆孩子的人啊!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啊?”

佐助和鸣人都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我也怔怔的低头看着他们,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唉。

“当然这样,对不起小樱,雏田,博人他们……”鸣人双手交叉,大拇指快速的绕着圈,“可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那既然都已经决定了,还来找我干嘛?”我跌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用手捂住脸,“去吧去吧。”

“你的基地,离木叶比较近,”我听见漩涡鸣人有些讨好似的声音,“要是,以后……木叶发生什么事了,我想……嗯……”

真是烦死他这种唯唯诺诺的样子了,让人感觉他身边的佐助的气势都矮了一头。

再说,他以为自己在糊弄傻子?我的基地绝对不是离木叶最近的,我也不会让自己离木叶有多近,他们会舍近求远的来拜托我,当然是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大蛇丸大人反骨未清,况且我对佐助还……

我呸!去他妈的还,还你大爷!

“啊,好的,好的,木叶有事找我,我一定会帮忙的,”我还是捂着脸,“走吧,走吧。”

金属碰撞木头的声音,应该是佐助也站起身,佩剑撞到了我的椅子。

那把剑不是草薙剑了,这把椅子也不是当年大蛇丸基地里的椅子了。

“我们走了,”这次是佐助发声,“再见,香磷。”

“再见香磷!”漩涡鸣人的声音。

“再见再见!”我放下一只手挥了挥,“快走快走!”

吱呀吱呀,铁门开了又被关上,然后是两个人听起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不用看我都能想象得到,这两个人像小屁孩似的你撞我一下我撞你一下,互损互骂着出去了。

屋子里终于安静下来,我放下手睁开了眼睛,眼镜被我推到额头上去了,我把它摘下来,用手掌根部揉了揉眼睛。

没有眼泪,我没有流泪。

只是一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胸闷,手脚冰凉,连直视他们都是一种痛苦。

我像一个被例假痛的满头大汗的小姑娘一样,随手扯了一床被单躺倒在沙发上。

泪水这才涌了出来,于是我闭上眼睛。

我就是不承认我很伤心。

评论(16)

热度(16)